“人類文學奧林匹亞山上的宙斯”、“英國戲劇之父”、 “吟游詩人”—— 威廉·莎士比亞(William Shakespeare)這位宇宙級別的文學巨匠不僅始終影響著我們,在從前更是眾多藝術大師們的靈感來源?!秺W賽羅》、《哈姆雷特》、《李爾王》和《麥克白》等等,大師們在莎翁的文字里找尋自己的理解和想象,并用畫筆搭建了他們心中那些最迷人的磅礴故事。

1

米萊斯《奧菲利亞》

奧菲利亞(Ophelia),《哈姆雷特(Hamlet)》里最讓人心疼的女性角色,被愛與背叛折磨致瘋,最后戲劇性的死在充滿鮮花和浮萍的小河里。這個悲劇性的死亡瞬間,吸引了眾多19世紀的畫家們,英國藝術家約翰·艾佛雷特·米萊斯(John Everett Millais)創作的《奧菲利亞》可以說是其中最為精美的藝術作品之一,飽含了浪漫主義的悲情與理想。

米萊斯《奧菲利亞》

畫面中的奧菲利亞一身華服,手持鮮花,安然的浮于水上。奧菲利亞的表情似乎在表達終于從痛苦中解脫,還有攤開的雙手,都證明了她根本不想與死亡抗爭,而是欣然接受,讓自己的生命消逝在河流之中?!八囊路纳⒄归_,使她暫時像人魚一樣漂浮在水上,她嘴里還斷斷續續地唱著古老的歌謠,好像一點不感覺到處境險惡,又好像她本來就是生長在水中一般?!笔湃サ纳c她周圍的枝繁葉茂形成了鮮明的對比,但卻為整個場景增添了更為浪漫且病態的美感。這些具有象征意義的花朵們——玫瑰、雛菊、罌粟、勿忘我等等都象征著奧菲利亞身上純潔、忠貞、被遺棄的愛與痛苦的本質。

2

亨利·富塞利《仲夏夜之夢》

莎翁的《仲夏夜之夢(A midsummer night's dream)》是一個關于愛情、夢境、魔法、靈藥和神話生物的浪漫喜劇故事。雅典附近森林里的仙王奧布朗(Oberon)和仙后提泰妮婭(Titania)吵架了,提泰妮婭堵氣不理仙王,仙王無奈只好讓侍奉他們小精靈去采一種滴進眼睛里可以讓人愛上醒來看到的第一個人的花汁,滴給仙后和城里陷入四角關系的少男少女,可這個迷糊的小精靈卻通通搞錯了對象,讓城里的四人關系更加復雜,仙后更是愛上了套上驢頭面具的演員波頓(Bottom),搞了個大烏龍。最后還是仙王出馬,給他們施用了解藥,一場搞笑鬧劇才得結束。

亨利·富塞利《仲夏夜之夢》

這個可愛又浪漫的故事吸引了畫家亨利·富塞利(Henry Fuseli),并描繪了一個精靈群繞的超自然畫面。富塞利的《提泰妮婭和波頓(Titania and Bottom)》取自第四幕第一場,仙后被花汁施了魔法愛上帶著驢頭的波頓的場景。仙后占據畫面中心,她全身赤裸,歡快地扭動身姿,飽含愛意的看著波頓, 而波頓帶著驢頭,似乎對仙后的獻媚不為所動,木訥的坐在一旁,看著手中的小人。在畫面中可以看到書里描寫的仙子、精靈、小生物,光怪陸離的神話世界被富塞利展現的十分靈動,黑色的背景更使得仙子們瓷白光滑的皮膚像神一樣發著微光。線條清晰細致,賦予人的形體以現實感。同時,柔和的色調給整幅畫帶來了非常光滑嬌嫩的質感,尤其是提泰妮婭裸體的曲線美,看起來十分逼真,惹人注目。

3

羅塞蒂《哈姆雷特和奧菲莉亞》

但丁·加百利·羅塞蒂 ( Dante Gabriel Rossetti)的《哈姆雷特和奧菲利亞(Hamlet and Ophelia)》取自書中的第三幕第一場,奧菲莉亞試圖把哈姆雷特送給她的“紀念品”還給哈姆雷特的場景。哈姆雷特跪在她旁邊的座位上,而她伸出手來,轉過臉去不聽他嚴厲的話。

羅塞蒂《哈姆雷特和奧菲莉亞》

這幅畫表面看起來很無趣,但是仔細觀察后會發現,羅塞蒂對細節的把控和對隱喻的處理令人產生極大的共鳴,能夠感受到其中的悲劇力量。哈姆雷特右臂搭著的座位底部刻有《圣經》中的場景:烏撒護送神的約柜,牛突然失蹄,烏撒伸手扶住約柜,神就使他死在約柜前。這好像印證了一句從前的一句經典口頭禪——“好人沒好報”,烏撒的經歷與奧菲利亞的情況類似,用自己的善良和愛為哈姆雷特的最大利益而行動,并服從他父親的意愿,試圖找出哈姆雷特心煩意亂的原因。再看烏撒和奧菲利亞的手臂,可以驚奇的發現兩者的姿勢竟然一致,更能印證羅塞蒂在拿二人做類比。

羅塞蒂《哈姆雷特和奧菲莉亞》局部

羅塞蒂《哈姆雷特和奧菲莉亞》局部

反看哈姆雷特,這種類比同樣存在。哈姆雷特伸開的雙臂,就像故意模仿歐菲莉亞手臂上方十字架上的耶穌的姿勢。而且哈姆雷特說話的時候心不在焉,用右手摘下一朵玫瑰,花瓣落在桌上,不知不覺的毀掉了這象征性的花朵。哈姆雷特與耶穌、奧菲莉亞與烏撒之間的對應關系預示著一個死亡與背叛的故事即將上演。

4

埃德溫·奧斯汀·艾比《格洛斯特公爵理查德和安妮夫人》

畫家、插畫家埃德溫·奧斯汀·艾比(Edwin Austin Abbey)出生于美國,他熱愛英國的一切,尤其是威廉·莎士比亞的作品。受前拉斐爾派的繪畫風格影響,他的作品總是通過豐富飽滿的色彩、刻畫精致的細節以及中世紀的背景,給畫面帶來強烈的戲劇感,用這樣的特點來描繪莎士比亞的戲劇再好不過。

埃德溫·奧斯汀·艾比《李爾王:考狄利婭的告別》

有趣的是,艾比的莎士比亞畫作看起來就像正在舞臺上表演,關鍵人物的臉和手勢都朝向前方,仿佛他們的動作都是為了觀眾精心設計的,配上華美繁復的時代服裝,在濃重的紅調里,再現莎翁筆下的卓越故事。

埃德溫·奧斯汀·艾比《格洛斯特公爵理查德和安妮夫人》

他的畫作《格洛斯特公爵理查德和安妮夫人(Richard, Duke of Gloucester, and the Lady Anne)》展示了莎士比亞作品《理查德三世(The tragedy of King Righard III)》中的一場陰謀。陰險狡詐的理查德(Righard)為了奪取王位謀殺了自己的哥哥,現在又試圖勾引哥哥的遺孀安妮夫人(the Lady Anne)。故事發生在安妮夫人的丈夫愛德華王葬禮的送葬隊伍中,理查德一身紅色斗篷,羅鍋著腰,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而精心打扮過的安妮夫人很想擺脫他,卻被身后送葬的人群困住了。這些身穿黑色長袍、手持紅柄長矛的人們,帶著一種不友好甚至是威脅的表情看著他們。兩個小男孩出現在這幅畫的后面,他們看起來很像理查德三世為了保住王位而殺害的兩位年輕王子。如此多的陰謀關系出現在畫里,不禁讓觀眾好奇接下來還會發生什么。

5

夏塞里奧《麥克白看見班柯的鬼魂》

女巫、油鍋、鬼魂、帶血的匕首、雷電、黑暗的城堡,這些都讓人想到萬圣節,當然還有莎士比亞的杰作《麥克白(Macbeth)》,該作以11世紀鄧肯國王軍隊中一位名叫麥克白的蘇格蘭將軍的名字命名。他偶遇了三個女巫并被預言將很快成為國王,麥克白的妻子為了實現這一預言,慫恿麥克白殺死了國王。麥克白最初拒絕了這個想法,但最終還是屈服了,從而引發了一系列事件,導致了更多血腥的殺戮。最終,麥克白死在了他的罪行和對權力的欲望之下。

夏塞里奧《麥克白看見班柯的鬼魂》

法國浪漫主義畫家泰奧多爾·夏塞里奧(Théodore Chassériau)以此為背景創作了《麥克白看見班柯的鬼魂(Macbeth apercevant le specter de Banco)》,作品取自《麥克白》第三幕第四場的一場宴會上,麥克白想象他看到了被自己殺害的將軍班柯,驚恐地在一邊拿著高腳杯看著他??腿藗円琅f喝著酒交談著,沒有一個人注意到鬼魂的存在。班柯的鬼魂在昏暗的房間里發出慘白的光,雖然有些瘆人但他的出現又好像代表著善意的提醒。夏塞里奧在黑暗的大背景下賦予人物色彩,取材的故事性加深了畫作整體的悲劇基調。

6

阿道夫·維茨《奧賽羅和苔絲狄夢娜》

愛與多疑、讒言與死亡,莎士比亞的《奧賽羅(Othello)》講述了一位黑人將軍奧賽羅代表威尼斯公國取得了巨大的軍事勝利,并與元老的女兒苔絲狄夢娜(Desdemona)相愛,卻遭到元老的反對。而苔絲狄夢娜不顧父親和社會的意志,毅然決然地和奧賽羅秘密結婚。奧賽羅的下屬也是他最信任的人伊阿古(Iago)一心想要除掉奧賽羅。伊阿古慫恿苔絲狄夢娜的父親指控奧賽羅迷惑自己的女兒,然后調撥奧賽羅和苔絲狄夢娜的感情,誣陷另一位軍官凱西奧(Cassio)與苔絲狄夢娜偷情。而本質嫉妒多疑的奧羅森在伊阿古的暗示引導下,僅以一條丟失的手帕在他們結婚的床上掐死了苔絲狄蒙娜。在知道了伊阿古的背信棄義后,奧賽羅自殺了。

阿道夫·維茨《奧賽羅和苔絲狄夢娜》

書中其中最經典的便是奧賽羅掐死苔絲狄夢的一幕,這被許多畫家描繪下來,阿道夫·維茨(Adolphe Weisz)作品《奧賽羅和苔絲狄夢娜》重現了這一場景。苔絲狄夢娜披著絲薄紗巾酣睡在床,殊不知下一刻就要被自己心愛之人掐死。奧賽羅緊皺眉頭,痛苦望著苔絲狄夢娜,他左手握拳似乎內心還在掙扎,而右手卻正伸向苔絲狄夢娜的脖頸。苔絲狄蒙娜的頭部全被黑暗籠住,暗示著即將到來的死亡,而身上鋪滿的柔光展現了她婀娜的身姿,可以看出維茨對她的憐惜,如此美好的女子卻死在了愛人的猜忌之下。

(文中圖片均來自:wikiart)

- E N D -